KARi'S ME!!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涙雨

這只是驟雨一場,還是暴風雨的前夕



他是我一直敬重的,但身體機能的老化令他情緒變得容易暴躁,回港以後不時都會跟他發生爭執,感覺不再像當年明事理,思想開放的他。


今朝一早的大龍鳳,不是一件非即白的事, 由一開頭的堅持己見,到因著她的眼淚而動搖。



當堅持是合乎理,但不合乎情時,
我該怎辦?


猶記得數年前嫲嫲離世當晚,她的眼淚,她的不捨,令我揮之不去。因根據以往的相處是看不出這種深厚的感情,今早也同樣,她立時的崩潰,令我驚訝。


我不知道她的行為是基於中國人的孝道,或是對那個男人的愛,或是一些我不明白的人情世故,令她會甘心負起這個家,負起一些她不需擔憂的問題。本人可不覺是委屈,但在我眼中甚感心痛。




她前天曾責備我太自私,只顧自己的感受。


反省以後,她是對的,所以才會引起今早大家的立場。



我是要學習她的忍耐,她的順服,
但固執地說,我不會變成她,
因這個家有她一個就足夠了,
我要成為那一個保護她的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 

 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